<ruby id="xv1vl"></ruby>

<track id="xv1vl"><progress id="xv1vl"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xv1vl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v1vl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注册

              何祚欢:人在学会简化自己的生活后,就会很快乐


              来源:凤凰网湖北综合

              当你一辈子只瞩目于一个目标,并把与这个目标相关很少的事情都甩开的时候,你就活的很痛快。——何祚欢花甲之年,何祚欢给自己写了一本自传,名为《活着“欢”》。


              当你一辈子只瞩目于一个目标,并把与这个目标相关很少的事情都甩开时,你就会活的很痛快。

              ——何祚欢


              花甲之年,何祚欢给自己写了一本自传,名为《活着“欢”》。

              书中有?#27426;?#20182;的自画像:

              在观众眼里,我是个制造欢乐的人,我应该有一个欢乐的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在朋友眼里,我是个旷达的人,我应该没有什么精神上的赘物。

              在社会各界人士眼里,我是一个杂家,应该有一番严谨治学的经历。

              三句话,一辈子。

              制造欢乐的人

              何祚欢并不像一个70多岁的老人,工作日程按小时排出来,哪怕事情挨着事情,他还是能精神饱满,若是谈到那说了一辈子的评书,他便有讲不完的故事,连眼神里都透着光芒。

              “何老师刚睡下,前一位客人才走不久。过二十分钟,到了咱们约定的时间,我就叫老师起?#30784;?rdquo;

              因要提前准备设备,我们便比约定的采访时间早到了半小时。招呼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,她放低声音,“你们采访完后,还有一个客人,老师先休息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采访的地点,是何祚欢的工作室。不大,除了办公区域,还有一个书房,摆满了各种题材的书籍。后来,何祚欢告诉我们,他家里有一个房间,三面靠墙都是书。

              “哈哈哈,都是年轻的小朋友。”这是何祚欢见到我们说的第一句话。头发已全白,可字正腔圆的发音吐字和中气十足的爽朗笑声告诉我们,这个老人的“说话”功夫不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1941年出生在湖北武汉,这位跟着?#36718;?#22269;一起成长起来的艺术家,身上被深深地烙下了这座城市的发展印记。

              “?#39029;?#22312;汉正街,出生那年,父亲三十二岁,已经是一家‘老天宝裕?#22681;?#21495;’的股东老板。那个时候?#20889;?#29983;意上的客人或是?#30528;?#22909;友,父亲都会选择‘看戏’,我喜欢跟着,回回看到‘挖台脚’(全部结束),也不犯瞌睡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石镇街道?#29747;?#22369;,八码头临一带河;瓦屋竹楼千万户,本乡人少异乡多。”这首《汉口竹枝词》记载了当年汉正街的?#27604;?#26223;象。作为汉口历史上最早的?#34892;?#34903;道,汉正街在很多年里都是万商云集、商品争流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1861年汉口开埠之后,不少外地商人来汉经商,汉正街外省旅汉的商人人数渐多。市镇经济的发展、人口的骤增,使评书有了大量听众。作为当时百姓生活娱乐空间之一的茶馆,都争相邀请评书艺人演出。

              “下午放学,只要路过的茶馆有书,我就会站在门外听上?#27426;巍?rdquo;

              何祚欢对评书的“痴迷”,得因于家中的幺爹。“我仍然记得幺爹第一次给我讲书——《关公温酒斩华雄》,手口并用、一气呵成,那是另一个不同凡响的幺爹。”从此,何祚欢爱上了听书,“茶馆对进去听书的人要收茶钱,但街头摆板凳的书场只收坐板凳的人的钱,我便暗暗攒下过早钱,站?#25945;?#22352;一天,就这样听了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何祚欢成长的年代,正经历着国家的动荡和变革。求学、进武汉说唱团、下放及新时期的创作,始终没变的是何祚欢对书的痴?#35029;?#23545;戏的“一生钟爱”。

              童年的经历、历史的沉淀、文化的熏陶对何祚欢的艺术生涯产生了重要的影响。在进入武汉说唱团后,何祚欢拜师李少庭,在长期的?#23548;?#20013;,从百姓的生活中汲取养分、积累经验,创作了一系列优秀的作品,为观众带去了欢乐,成为观众喜爱的“笑星”。

              旷达的人

              网上何祚欢的照片不少,从少年到青年到而今古稀之年,50年评书路,他创造的欢乐陪伴了几代人的成长,不少作品也成为了后来人研究和学习的典范。

              照片中的何祚欢,总?#20999;?#30511;眯的,像善面菩萨。连他自己也常开玩笑,?#31227;涫到?ldquo;活着欢”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次见何祚欢,是在他的家中,约在上午十点。1月20日的武汉,气?#38470;?#36817;0度,一个大阴天,风吹在身上觉得冷。

              “何老师,我们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往前走,我就在楼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不知道何祚欢等了多久,我们到时,他已经站在自家楼栋门口,穿着一件浅棕外套,笑呵呵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慢点走,楼层高。”

              到家,脱了外套,里边还是穿着之前那件灰色轻羽绒。

              老小区、老式装修、家具也?#34892;?#24180;头,没有奢华的装饰品,最大的房间是他曾提到的书房,依墙而设的书柜,摆满了书。

              朋友眼中,何祚欢旷达、乐观,没什么精神上的赘物。前几年出自传,想着取个什么名字,出版社的朋友说,你这辈子活得欢乐,何祚欢就是叫“活着欢”。他觉得有点道理,人家觉得我很快乐,?#23548;?#19978;我自己也觉得非常快乐,“人生在世,喜欢怄气的话总有怄不完的气。那就怄三分钟的气,然后再做别的。如果觉得怄三分钟?#36824;?#30270;,索性就吵一架,但只吵三分钟。”

              何祚欢爱好很多,他说,常言道“艺多不压身”,到了晚年,爱好会成为陪伴自己的挚友。

              他研习书法,20年前拜著名书法?#39029;?#20041;经为师,在写字中获得内心的宁静?#20976;?#30475;戏,兴致来了还唱上几段?#20976;?#21697;茶,常有独特感悟;兴之所至,也爱创作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“人难免没有苦恼,在学会简化自己生活后,就会很快乐。”这是何祚欢对人生的态度,?#24425;?#20182;的处世哲学。

              杂家

              何祚欢是评书表演艺术家,哪怕到现在,他也依旧把说话作为练功的必修课。

              “高高山上一老僧。身穿衲袍几千层。要问老僧的年高迈。曾记得那黄河九澄清!五百年清上一澄,一?#24425;撬那?#20116;百冬,老僧倒有八个徒弟,八个徒弟都有法名。大徒弟名叫青头楞,二徒弟名叫愣头青,三徒弟名叫僧三点,四徒弟名叫点三僧,五徒弟名叫崩得儿巴,六徒弟名叫巴得儿崩,七徒弟名叫风吹花,八徒弟名叫花吹风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在采访中,何祚欢随口说起了?#27426;?#32469;口令,1分半钟,没有忘词,没有磕巴,一气呵成,声情并茂。“不练功就没有这个嘴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除了评书表演艺术家这个身份外,何祚欢还是一位作家。

              不仅写评书,还写曲艺、写戏、写小说。长篇评书《杨柳寨》、短篇评书《挂牌成亲》、京剧《穆桂英休夫》、“儿子系列”三部曲《养命的儿子》、《失踪的儿子》、《舍命的儿子?#36820;?#31561;,受到社会好评。

              对于艺术创作来说,生活的感受,是主要灵感来?#30784;?#20026;写《杨柳寨》,他采访了一系列老革命家,去京山调研,搜集素?#27169;?5万字,写了二十二年?#20976;?#37325;回汉正街,本来只想写评书,汉正街铁棚子里一个棚子一种方?#35029;?#35753;他想起了儿时的场景,创作了“儿子系列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童年的熏陶、学生时代的积累、武汉语言魅力,在何祚欢的作?#20998;?#28107;漓尽致地展现。

              “儿子系列”是何祚欢?#20889;?#26368;深的作品,当时只是想把对改革开放和社会的思考,通过艺术的形式表达出?#30784;?#22312;写作期间,他深入百姓生活,?#20889;?#26368;深的是当他走进棚子里头的时候,发?#32622;?#20010;棚子里一种方?#35029;?#36825;让他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的汉正街。

              背诵不仅是一种储存,而且是反复咀嚼、品味的构成。它让我在不经意间从感觉上走近?#19979;桑?#21518;来学习音韵学时更容易穿?#35780;?#20195;研究者无意间设置的雾障,领会和表达都更趋直?#21360;?#21069;近、实用。

              临走时,何祚欢给我们每人送了一本他的长篇评书《杨柳寨》,叮嘱?#20309;一?#20102;20年写的东西,?#27426;?#35201;看完,哈哈!

              [责任编辑:刘毓琳]

              • 好文
              • 钦佩
              • 喜欢
              • 泪奔
              • 可爱
              • 思考
             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规则
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xv1vl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v1vl"><progress id="xv1vl"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v1vl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v1vl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xv1vl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v1vl"><progress id="xv1vl"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v1vl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v1vl"></track>